无鹤-想扩新世纪道友

扩新世纪道友,2971696740
葬魂皇,你不信他
头像来自我家的兔@醉花阴

∵阅天机有拂尘却不拿在手上,且阅天机不会武

∴拂尘是武器

(我好无聊……

2

昨日我为你们的糖落泪,今日我为将至的刀心伤。

3 11

【金银双秀】我实在想不出标题(五周年活动文)

原原登场五周年啦,转眼间嘎意双秀也一年啦,这个4双秀登场五周年产粮节的活动文XD

标题是我的心声x

大概……是原剧向吧……

OOC预警!!!

微博那个排版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是正文分界线——


“原无乡的性命,归倦收天所管;谁敢轻言动杀,吾倦收天——将不惜与天下为敌。”


烟雨斜阳鲜有飞雪,何况还是这般鹅毛大雪。

屋外,凛冽寒风呼啸而过,枝上本就摇摇欲坠的枯叶被埋入深雪里,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与这不见停歇之意的狂风对峙,看上去愈加脆弱易折。屋内,自窗缝钻进的风同样摧残着案台上那一点幽微灯火,将熄不熄。

原无乡按着眉心坐起身,掀开某人给他叠盖的两床被子,...

22

不用查了,我有粉证x

本来贴了个干杯的标签,但它偏要我加个tag,就取消了

4 24

【漠御】青竹不语凡尘事

给 @花某 ,几个月前看到这张不凡我就想写了,结果咕到现在……

又是我流漠御,希望阿花不要嫌弃我x

还是很ooc,不过撒糖使我快乐XD(越到后面越放飞

刚敲完,还没捉虫

#这次不下雨了

紫芒星痕回归上天界之时,发现自己那间小屋后边稀稀疏疏立着几根青竹,而在他进入苦境之前,这里只有光秃秃的一片,寸草不生。经醉饮黄龙提说,御天五龙龙气与诗意天城地气交织相连,长此以往,居所灵气滋生,屋后便得方寸之地可生万物以映主人心境,名曰“照心台”。照心台模样千变万化,全凭主人意识控制。他曾前往碧眼银戎所居之处一观,目中所及是明湖如镜,桃华灼灼。

诸事过如风飘絮,东风不予落一笔。紫...

5 16

【枫樱】戏下生活美滋滋02

#这种沙雕玩意儿竟然还有第二篇

#今天枫岫被榨汁了吗

OOC慎入


02.

整个棚休假三天,档期所有人围成一团商量着今晚去K歌放松一下,缓和缓和气氛。

这是谁提出来的呢?当然是我们的和平大使素还真。

谁叫某些在戏里打个你死我活的人下了戏还继续你一拳我一脚。素贤人的日常除了熟读剧本背台词,就是看一群人打打闹闹。

于是,苦境办事处主要负责人,清香白莲素还真一拍桌子,好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枫岫——”拂樱一挥手,樱花盏的流苏从背后准确无误地缠住枫岫的脖子,“你是过来伴舞的吗?”

“拂樱,你换个招行不?”枫岫被他往后一勒,混乱中一把抓住了什么,好像是块布,手感还不错,然后...

1 17

【日月】非是无欲

给 @醉花阴 的生贺,有点赶

太太生日快乐!

是我流日月了,OOC预警


——我是正文分界线——


是说天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道晴天霹雳不偏不倚劈落无欲天,登时火舌蔓延,似要吞没整座山头。

远在琉璃仙境的素还真正躺在床上午眠,梦里他眼看着就要抓住某人的衣袖,岂料美梦顷刻被这声响雷震成了碎片。

素还真按着眉心坐起身,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向窗边,“不过一个午觉,睡得好像全身骨头要散架了似的……”他推开半边竹窗一瞧,外头仍是一片艳阳高照的景象,一点乌云的影子都瞅不着,“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渡劫。”

从窗外吹进的风不带一丝炎夏的热气,反而有如三月春风,很是撩人。

素还...

4 26

【枫樱】戏下生活美滋滋01

我觉得沙雕段子写起来很快乐。

OOC是我的,打我的时候请手下留情。


——我是正文分界线——


01. 

枫岫来接下班的拂樱,顺便跟旁边同样来接人的御不凡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几句。

“罗喉今日竟然没来。”枫岫用扇柄敲打着木桌,撑着头看台上凯旋侯一秒切号,怒怼敌人。

“黄泉所有戏份已经结束,他们就去张罗君姑娘的婚姻大事了,等绝尘和雅少收工我们也要过去。枫岫主人要来喝一杯喜酒么?”御不凡一边嗑瓜子,一边问道。

“嗯。”

枫岫这边刚点头,就被台上的凯旋侯一个“九樱邪天落”糊了一身沙。

“没有特效真烦。”

“我说好友啊,戏里戏外都让你打过了,此时偷袭为哪般?”枫岫站起身...

6 33

【霹雳】一山枫红(枫岫个人向)

枫岫主人个人向,不带任何CP

十分短小,不含什么实质内容,主要是满足自己的小小私心

——我是正文分界线——

一山枫红,炽炽如焰,仙山竟也有此一景。

笑看嫣红染半山,逐风万里白云间。逍遥此身不为客,天地三才任平凡。

枫岫轻摇羽扇,踏过铺满红枫的青石板小径,走向坐落此地的“寒光一舍”。想来仙山日常便是如此,跳脱凡尘俗世,开启另一段史册不予记载的人生。

他被句芒划瞎的双目在他身处仙山时便可再视物,四肢经脉亦恢复如初,甚至还好心为他换了身干净衣裳。

寒瑟山房仍是寒瑟山房,无论花纹或者材质皆与苦境相同的那张木桌上泡着一盏热气腾腾的茶。茶盏与其他装饰物件所摆陈的位置,和在苦境时的一模一样。...

2 5

【新世纪|葬阅】生死不尽缘

放假该吃粮?虽然我没有假……

确认过眼神,是OOC的文

葬魂皇×阅天机

希望能扩点这对的同好

——我是正文分界线——

这一场混战终归是避不开的。

战场范围入目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濒死的惊惧定格在被鲜血与泥土覆着的面庞上,草木浴血,中域哀鸿遍野,生灵涂炭。饶是未提刀上阵的阅天机,一袭白衣亦被溅上血红。

各方伤亡惨重,战局仍僵持不下。阅天机紧握着手中长笛,总是无甚表情的他今日双眉紧蹙,视线几乎一直锁在战场中心的红色身影上,只偶尔瞥一眼别处。阅天机非是武者,纵然神机妙算,料事如神,对潜伏周身的杀机却是难以察觉。故而当背后利剑贯穿胸口时,他无需回头也知会使出这等手段的人来自哪...

9 29
 
1 / 6

© 无鹤-想扩新世纪道友 | Powered by LOFTER